| | | | |
位置提示:主頁 > 女性 > --> 古基因組研究引發倫理學激辯 科學家反思部落遺骸
古基因組研究引發倫理學激辯 科學家反思部落遺骸
2014-02-21 10:25
責任編輯:系統采編 來源:
【字號 打印

  原標題:古基因組研究引發倫理學激辯科學家反思部落遺骸

  古基因組研究引發倫理學激辯

  迫使科學家反思如何處理部落古遺骸

  來自克洛維斯文化的人類使用的工具是非常有特色的石制矛頭和桿狀的骨頭器具。

  圖片來源:Robert L. Walker

  約1.26萬年前,一名男嬰的遺骸按宗教儀式被葬在美國蒙大拿州。如今,這副遺骸揭秘了一支美洲最早人群,即克洛維斯文化的起源。

  對這名男嬰的基因組測序發表在最新一期《自然》雜志上。研究表明,如今跨越南北美洲的土著居民,均來自從亞洲穿越白令陸橋到達美洲的單一族群。該項工作重點突出了研究美洲原住民古遺骸時存在的倫理雷區,并重新勾起了關于上世紀90年代由另一副骨架引起的殊死法律大戰的回憶。

  為避免爭議,主導這項最新研究的丹麥哥本哈根大學古生物學家Eske Willerslev嘗試讓美洲原住民群落參與進來。為此,他在去年踏上了前往蒙大拿印第安人保留區的旅途,同時通過與群落成員談話來解釋他的工作并尋求他們的支持。“當研究發表之時才讓他們第一次聽到這項研究,我可不想發生這樣的情況。” Willerslev說。

  1968年5月,建筑工人在一個小鎮附近的私人農場里發現了克洛維斯墓地。隨后,人們找到了大約100件石頭和骨頭制品,以及來自一名不到兩歲男嬰的骨頭碎片。

  研究發現,這名男嬰的骨頭可追溯至大約1.3萬~1.26萬年前在美國中西部繁榮一時的克洛維斯文化的末期。經過雕刻的麋鹿骨頭要比一起發現的男嬰遺骸早上百年的時間,這表明它們是祖傳遺物。歸Melvyn和Helen Anzick所有的這家農場,是迄今發現的克洛維斯物品和人類骨頭同時存在的唯一處所。目前,大多數文物保存于一家博物館,不過上世紀90年代研究人員把遺骸歸還給了Anzick家族。

  當時,Anzick的女兒Sarah正在位于馬里蘭貝塞斯達的國立衛生研究院進行癌癥和基因組研究,她考慮對骨頭的基因材料進行測序。不過,她還是謹防激起類似于圍繞肯納威克人所發生的爭論。肯納威克人是1996年7月在華盛頓肯納威克市哥倫比亞河畔發現的人類遺骸,他的出現在美洲原住民部落與研究人員間引發了一場長達8年的法律大戰。前者宣稱他們在文化上同這具遺骸一脈相承,而后者認為這具大約9000年前的遺骸所屬的時代要早于上述部落。

  美國政府依據聯邦《美洲原住民墳墓保護和歸還法令》(NAGPRA)支持原住民部落的想法。法令要求,在聯邦土地上發現的人類遺骸如肯納威克人,應當被歸還給所屬部落重新埋葬。不過,法庭認為,主要出于遺骸年代的考慮,此項法令并不適用,并判決肯納威克人遺骸應遠離公眾視線,被保藏在博物館中。

  Sarah Anzick就克洛維斯男嬰尋求了當地部落的建議,但依然無法就她要做的事情與部落達成一致。于是,她放棄了這個想法,把骨頭保存在一個安全的地方,然后繼續其他的研究。

  2009年,來自得州農工大學卡城分校的考古學家Michael Waters,同Anzick交流了將遺骸送往Willerslev實驗室的想法。2010年,該實驗室發表了來自一名4000年前格陵蘭居民(最早一批古人類)的基因組測序結果。“我說,‘我可以允許你們做這件事,不過我想參與進來’。”已在主流期刊發表過10多篇論文的Anzick回憶說。

  在哥本哈根,她從這個男嬰頭骨的碎片中提取了DNA,用于可對一個人的母系祖先提供初步判斷的線粒體基因組測序研究。數月后,她回到蒙大拿,收到了測序數據并發現和基因組最親近的匹配者是如今的美洲原住民。“我的心臟幾乎停止了跳動。”Anzick說。

  在Willerslev團隊通過測序該男嬰的核基因組確認了這種聯系后,Willerslev向一個處理重新安葬問題的代理機構咨詢了建議。他被告知,因為遺骸是在私人土地上發現的,NAGPRA并不適用,而且不需要任何協商。盡管如此,Willerslev還是通過個人努力咨詢了當地部落。這促成了Anzick、Willerslev和他們的合著者Shane Doyle在埋葬地點舉行的一次會議。Doyle在蒙大拿州立大學致力于美洲原住民研究,并且是克勞人的一員。

  “那個地方對我而言非常特別,那里是我祖先的家園。”Doyle說。他告訴Willerslev和Anzick,他們應當在這個男嬰被發現的地方重新安葬他。“我認為你們需要將這個男嬰放回他父母安放他的地方。”Doyle回憶起當時的話。

  隨后,Doyle和Willerslev開始了一段1500公里的旅途,去會見4個蒙大拿部落的代表。稍后,Doyle與另5個部落進行了協商。Doyle說,與他們談話的很多人幾乎對這項研究沒有異議,但一些人覺得能在研究開始前而不是開始的數年后就和他們協商會更好。

  Willerslev認為,研究早期美洲人遺骸的科學家應當假定這些遺骸和當代族群有關,并盡早讓他們參與進來。但他表示,并不是所有時候都知道和誰去協商,尤其是當遺骸和跨越整個美洲的族群有關系時。“我們應當讓美洲原住民參與進來,但在實踐中解決這個問題并非易事。”Willerslev說。

  Hank Greely是加利福尼亞斯坦福大學的一名法律學者,對人類遺傳學中的法律和倫理問題感興趣。他推薦Willerslev團隊的做法。不過,他認為,在類似的研究中讓美洲原住民群落參與進來并沒有單一的解決方法。“你可以試著同那些與具體某副遺骸有關系的人對話。”他建議說。

  蒙大拿部落的絕大多數人都希望克洛維斯男嬰的骨頭能夠安葬。關于重新下葬儀式的計劃正在討論,其中克勞人發揮了主要作用。葬禮有望在春天土地解凍后舉行。(閆潔)

  原標題:古基因組研究引發倫理學激辯科學家反思部落遺骸

  原文鏈接:http://news.xinhuanet.com/photo/2014-02/21/c_126169429.htm

  稿源:新華網

  作者:

只為傳播信息,不代表本站支持作者觀點. 廣告,發稿等業務 請聯系

北京信息港 2005-2013 w1nn.com 長久辦網 從內容抓起
信息真實性不做承諾 如有不實內容 歡迎舉報不良信息

網監不良信息報警網監百度廣告管家,精準廣告支持